朱冠軍(右)
  天山網訊(記者武運波報道)他覺得,給困難戶接濟些財物,是人之常情;資助貧困學生上學,是平常事。他說:“這又不是多大的事兒,沒啥可說的!”
  朱冠軍,新疆鄯善縣工商局連木沁工商所的一名普通乾鉑他默默資助5名維吾爾族貧困學生17年,資助費用超過30萬元,入選2013年度“最美新疆人”。
  幫一把可能改變命運
  “看到孩子上不起學,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幫一下。”1997年8月,在鄯善縣迪坎鄉舉辦的一次對口幫扶活動中,朱冠軍得知,有5名貧困學生面臨失學。“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,他們連學也上不起,沒文化,將來怎麼能融入社會?”朱冠軍決定盡自己的能力,去幫助那些貧困學生。
  “我想資助他們,一直到他們走向社會。”第二天,朱冠軍向單位領導說了自己的想法。
  “你愛人沒工作,你自家孩子們也在上學。你一下資助5個學生,能行嗎?”領導勸他跟家人商量後再做決定。
  “那些孩子還小,如果他們不上學,將來怎麼可能擺脫貧困?”回到家後,朱冠軍跟妻子聊起打算資助孩子的事,“關鍵的時候幫他們一把,可能會改變他們的命運。”
  朱冠軍家裡並不寬袁他的妻子是農民,在街上開了個小店。朱冠軍說:“幫助幾個學生是有些壓力,但我們家節省一點,是可以承受的。”
  資助貧困生成了責任
  熱孜牙·賽依木是朱冠軍資助的第一個孩子。“我看到他一家7口人擠在兩間房頂露光的土坯房裡,土炕上鋪了個氈子,除了做飯用的鍋碗瓢盆外,什麼也沒有,心裡很難受。”朱冠軍當即出錢幫熱孜牙·賽依木家修好了房屋。
  1997年9月開學時,朱冠軍來到迪坎鄉中心小學,為包括熱孜牙·賽依木在內的5名貧困學生送去了一千多元學雜費,那是他兩個月的工資。
  17年來,每到開學時,朱冠軍總會為5名學生送去學費、書包和文具。他還經常去5名學生家中看看,瞭解他們的生活學習情況。發現誰家沒錢買種子、化肥,田裡澆不上水,他就會買了送過去,或者送些錢。
  2001年5月,朱冠軍得知他資助的茹克亞·阿不都家因沒錢交水費已停水的事後,立即掏出100元錢幫茹克亞·阿不都家交了水費。
  不知不覺中,資助貧困學生成了朱冠軍生活中的牽掛和責任。17年過去了,朱冠軍資助的5名貧困學生長大了,熱孜牙·賽依木大學畢業順利工作,馬合木提·買買提在西北工業大學讀書,齊曼古麗從北京內高班畢業後考入湖南大學,其他兩人已走上工作崗位。
  2013年9月,朱冠軍到馬合木提·買買提家,為他送去9600元學費和生活費。
  2014年春節前,馬合木提·買買提給朱冠軍打電話,說寒假不回家了,他要打工掙錢買臺電腦。
  “我不讓他打工,又給他匯去3000元,讓他買電腦。”朱冠軍說,“我在5個學生面前做過承諾,他們上到什麼程度,我就資助到什麼時候。”
  “如果沒有朱冠軍,那5個孩子也許就不會有上學的機會。他幫助別人解決了許多困難,朱冠軍是一個無私奉獻的共產黨員。”連木沁工商所所長王小剛說,17年來,朱冠軍資助維吾爾族貧困學生上學花費遠遠超過30萬元。
  “這樣的事,能堅持一兩年就不錯了,朱冠軍堅持了17年,是非常了不起的,我很佩服他!”朱冠軍的同事吉寧說。
  生活朴素的摳門老爸
  資助貧困學生超過30萬元,有人覺得朱冠軍應該是個家底殷實而大方的人。然而,他身邊的同事和他的家人卻不是這樣說。
  王小剛告訴記者:“朱冠軍的生活很朴素,除了工商制服以外,我們很少見他穿其他衣服。他的孩子要上學,也要買房、結婚,這都需要錢。他還要去資助別人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”
  “我爸在生活中很朴素,有時候甚至很摳門。”朱冠軍的女兒朱文慧正在新疆農業大學讀研究生。她說:“資助貧困學生,是我爸生活中的一部分,我們全家也支持他。參加工作以後,如果條件允許的話,我也會像爸爸一樣去資助別人。”
  如今,看到資助的孩子一個個長大了、有出息了,朱冠軍一臉的幸福。朱冠軍說:“只要能讓孩子們順利完成學業,我就高興。”  (原標題:新疆鄯善“摳門”工商幹部17年資助5名貧困生)
創作者介紹

John Wells

gg22ggss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